English 設爲首頁登錄內網登錄郵箱登錄VPN

官方微信

王學男:在線教育構建校內外生態圖譜

【浏覽字體: 】      發布時間:2020-12-28      來源:中國教育報

  

  作爲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的第一個五年,“十四五”規劃首次提出要發揮在線教育優勢,完善終身學習體系,建設學習型社會,引發社會各界廣泛關注。這也是繼《2020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中“新基建”和13部委聯合發布《關于支持新業態新模式健康發展激活消費市場帶動擴大就業的意見》中“大力發展融合化在線教育”後,再次明確提出在線教育在面向未來的變革和發展中不可忽視的關鍵作用。進一步通過優化治理、制度賦能在線教育,勾勒新時代基礎教育發展的新圖譜。

  新冠疫情防控期間,疫情防控與線上線下教育教學融合成爲新常態,如何有效整合與利用疫情期間積累的“海量”在線教育資源和教育治理經驗,成爲基礎教育亟待思考和解決的問題。

  多位一體的教育信息化格局

  國家投入與長遠規劃通過疫情檢驗。據不完全統計,“十三五”以來全國省級財政投入教育信息化經費達100多億元;財政部、教育部連續兩次提高農村義務教育學校公用經費基准定額,共提高100元。截至2020年9月,全國中小學互聯網接入率達99.7%。“三通兩平台”“一師一優課”“一課一名師”等積累了豐富優質的在線教育資源。

  地方探索與區域幫扶提升共享發展。各省市因地制宜,自主探索。疫情期間在線教育平台用戶使用頻率激增,各省市在國家中小學網絡雲平台的基礎上,自主建設教育平台與資源也釋放積極作用,既是對國家普惠資源的補充和延展,又是區域間個性化教育資源與需求間互助互通的加強。例如“浙江之江彙教育廣場”不僅服務本地,在疫情期間更是免費向河南省和武漢市開放,有效提升服務範圍與效能。

  社會力量主動作爲兼顧市場與公益。由于隔離在家分散獨立學習的條件限制,基礎教育階段在線複課複學的主要形式,是將學校標准化的班級授課全面遷移到線上,變化的是在線平台同一時段承載量的指數級增長,課堂教學從面對面互動轉變爲隔屏在線交流,不變的是教學進度、內容和時間安排。師生首選由騰訊、釘釘等科技企業在疫情期間免費提供的在線直播平台作爲在線課堂教學的載體,進行最接近線下傳統課堂的實時教學;次選已有的固定課程資源和錄播課程;再次選則是電視。課程輔導類企業也以此爲契機,降費引流,爲後疫情時代的企業發展奠定客戶基礎和使用習慣,並呈現出向學前和繼續教育階段兩端延伸的趨勢。

  在線教育聯通校內外生態

  信息技術不斷發展促進的在線教育,成爲聯通線上線下、校內校外的重要鏈接點,初步形成了國家財政投入、硬件基礎保障、課程逐步完善、指向學校整體、從師向生轉移的普惠性學校教育體系;個體付費購買、信息技術驅動、學科學習爲主、指向學生個體、從線下向線上線下聯動的差異性校外教育體系,不斷重構基礎教育生態圖譜。

  就基础教育阶段的校外在线教育机构而言,主要是学科类、工具类和平台类三大类型,全面覆盖了学生学习周期的多重需求。学科类主要提供学科学习和陪学、助学辅导,以英语、数学和语文为主,近年来钢琴、体育陪练和编程的“素质类”学科也迅速兴起;工具类主要是搜题答疑、志愿填报辅导和词典背单词;平台类主要是网校、直播平台、公开课。差异化细分的在线教育培訓服务,是对学校的全人教育和去功利化教育的精准“补位”。这也为“十四五”时期在线教育发展的提供了更多通道与可能,“新基建”为教育场景中应用的需求及功能升级奠定基础。

  以在線教育爲橋梁的建議

  以新冠疫情爲契機、以科技發展爲動力、以“十四五”爲新篇章,面向充滿不確定性和複雜性的未來社會,未來學校的形態、功能、價值也應開放多元融合,基礎教育的生態圖譜也會隨之發生變化。

  首先,融合化在線教育成爲新時代的教育生態基本組成。疫情後在線教育可能會回複平穩常態,應科學規劃投入,並充分利用疫情期間在線教育積累的資源和經驗;加強引導和使用,優化統籌國家與地方的平台與資源體系。進一步針對基礎教育階段的學生需求,提供豐富優質的在線課程資源,激活優質多樣的社會教育資源供給,各地按需使用,擴大優質在線教育資源供給,發揮在線教育的跨時空屬性,並利用大數據進行過程性監測和階段性評估,改進教育評價。

  其次,“新基建”精准投放,優先貧困地區公共設施和教育服務供給水平。結合脫貧和返貧防控的整體設計,進一步促進有質量的教育公平。越是貧困欠發達地區,師資與課程資源越匮乏,教育信息化促進教育公平優質的作用越凸顯。隨著教育專網的接通普及,貧困地區不僅定向投入于學校的硬件建設,更應優先考慮課程學習資源的內容性、適切性。

  再其次,“新基建”释放技术潜能,融合创新思维,联通校内外教育,提升教育治理现代化水平。教育行政部门引导并监管,分类治理校外在线教育。结合学生、家长和社会的真实需求,以县区为单位,通过市场竞争机制,学校适当引入校外教育培訓机构的在线教育平台或课程,按需配置。对教育行政机构而言,可增加对教育培訓机构和相关企业的监管力度和渠道。

  (原载12月19日《中国教育报》。作者王学男,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教育发展与改革研究所博士、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