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設爲首頁登錄內網登錄郵箱登錄VPN

官方微信

聶偉:職業教育法修訂刍議

【浏覽字體: 】      发布时间:2019-12-23      来源: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

  日前,《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草案》)發布,引發了社會強烈關注和廣泛熱議,認真學習《草案》可以明顯感受到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新時代氣息撲面而來,新精神在多條目體現,新思想在多處閃耀。

  第一,加強了黨對職業教育工作的全面領導。《草案》提出“公辦職業學校實行中國共産黨基層組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將中等職業學校、專科職業高等學校和本科職業高等學校的管理體制統一化,中等職業學校一直實行的“校長負責制”將成爲曆史。這是黨的十九大精神“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思想在職業教育領域具體化的實際表現。

  第二,凸顯了職業教育體系建設的重要地位。將“職業教育體系”作爲第二章內容,緊跟在“總則”之後,足見其重要性。研讀法條,可以發現1996年職業教育法中提及的初等職業教育消失了,但出現了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職業教育學曆層級向上延伸,底部擡高現象明顯。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職業教育體系建設仍將成爲職業教育改革發展的重要任務之一。

  第三,強化了職業教育治理體系,著重提升治理能力。在外部,將“國務院職業教育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制度”上升到法律高度,使其成爲統籌全國職業教育工作,部署職業教育改革創新重大事項的重要議事平台和決策組織。建立“國家職業教育指導咨詢委員會”,爲職業教育改革發展提供政策建議和咨詢服務,來指導職業教育考核、評價的開展。在學校內部,要求職業學校“設立理事會”作爲學校建設發展的咨詢、協商、審議與監督機構,參與學校管理、支持學校發展。允許職業學校將“一定比例”的教職工編制用于自主聘用專業技術人員、有特殊技能人才擔任專兼職教師,優化教師隊伍建設結構。

  第四,着力为职业教育发展营造利好环境。将“提高技术技能人才的社会地位和待遇”写入法条,体现了对这个社会问题的强烈关注。可以说,技术技能人才待遇问题才是影响职业教育发展的根本性问题,是影响职业教育吸引力的终极性因素。对于企业“聘用未经过职业教育取得相应职业资格的不合格职工”,提出了相应的处罚措施,规范了劳动力市场就业准入制度,有力保护了职业教育受教育者的就业权利,防止“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允许职业学校“从校企合作中以提供教育培訓服务等方式获得报酬,并自主制订分配办法”,是激活职业学校培訓功能、释放社会服务能力的重要措施。

  笔者在学习《草案》过程中,也有一些没有学懂弄透的地方,或是因为自己没有读懂法条,或是因为《草案》作为一个征求意见稿还需要进一步完善。首先,笔者感到,《草案》对于职业学校具有“学历教育与培訓并举的法定职责”强调不够,甚至有弱化倾向。法律条文可见的基本上都是“职业培訓机构”从事职业培訓,而对于职业学校可以开展的培訓工作着墨不多,育训结合、并举并重的思想没有承袭下来。其次,《草案》强调了职业教育体系建设的重要性,但却是从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两个层次分别给出界定,既不利于呈现体系的连贯性和一体性,也不利于明确中等职业教育的地位和作用。同时“国家根据产业布局和行业发展需要,重点支持建设高水平职业高等学校”的条款会更加加剧中等职业教育的担忧,影响中等职业教育发展的信心,毕竟“双高计划”已经忽略过中等职业教育一次,引起了中等职业教育在后示范校时代如何发展、还要不要发展的激烈争论。如果在职教法制定中不对此加以修正,恐怕会引起更大的争议和舆论。在当前国家教育财政投入模式下,财政资金的投向具有强烈的风向标和导向作用,对事业发展具有巨大影响力。再其次,关于行业企业职业教育责任的明确,是本次修法的重大进步,在要求行业企业承担职业教育责任的同时,也给予了相应的经济利益补偿,但在行业企业职业教育权利方面,以及如何参与学校办学等方面内容表述还不够清晰和充分,还有进一步明确和完善的空间。